第713章 还给你!

    东田理发店。

    当罗子君进来时,地上已经是一片狼籍。

    横七竖八的桌椅,碎了一地的镜子,砸坏的电脑屏幕,各种染发剂……

    而她的妹妹罗子群,正在苦劝丈夫白光,让他回家,不要在外面这么闹,太丢脸了。

    但白光可不这么认为,他是来抓奸夫的,有什么丢脸?

    难道可怜的武大郎,去抓潘金莲和西门庆,不是天经地义?

    再说了,他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啊!

    他砸了这么多东西,人家会轻易让他离开?

    警察就在旁边站着呢!并且已经控制了局势,让白光暂时也不敢再打砸。

    事实上就算警察不在,他也不怎么敢动手了,因为人家店长也不惯着他,已经给他额头上开了一个口子。

    见罗子君到来,还一脸关心的样子,警察问道:

    “你是什么人?”

    罗子君瞪了白光一眼,把罗子群拉到自己身边,说道:

    “我是她姐。”

    这话一出,头上卷发筒还没拆的中年妇女,立即拎着自己的包走过来,要求赔偿:

    “你看看这个包,就是你妹夫打架,把染发弄在上面,根本洗不掉!我花三万块买的,现在不能用,你说该怎么办吧?”

    罗子君谨记前夫教导,事不关己道:“我想你误会了,他是我的妹夫,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替他赔偿。而且在法律上,也没有规定我有义务替他赔偿,你不要来找我。”

    中年妇女急道:“你要是不替他赔,那我就让警察同志把他抓起来!”

    白光骂道:“你放屁!我没碰你的包,是那家伙砸的,他还打伤了我,我要鉴定一下是轻伤还是重伤,我头晕、恶心……”

    店长也骂道:“我什么时候砸你了?是你砸了我的店,你要赔偿我,不然把你抓进去!”

    有人来砸他的店,他正当防卫有什么错?他又没搞这个傻哔的老婆!

    “都给我闭嘴!”

    警察怒斥一声,理发店内顿时安静了下来,然后他看向了罗子君。

    他敏锐地意识到,罗子君是来解决问题的人。

    罗子君却摇头道:“我真没钱赔给他们,警察同志,你看着办吧!”

    警察一脸严肃道:“上门打砸斗殴,造成大量损失,性质非常恶劣,如果你们不能商量着解决这事,而走法律程序,后果将很严重,可能要负刑责,还要坐几年牢。”

    听了这话,包括白光在内还没怎么样,罗子群就叫道:

    “姐!你帮帮忙,钱我以后还你。”

    罗子君冷漠道:“我刚转正没多久,工资也不高,实在没能力帮你。”

    罗子群央求道:“那你帮我去跟姐夫借,你开口,他应该不会拒绝。”

    她之所会这么说,是因为她之前也找过陈涛几次,但后者从不理她。

    “姐夫?谁是你姐夫?我已经跟他离婚,还跟他要钱?我难道不要脸吗?你也别打他给的抚养费的主意,那是平儿的,我绝不会给你们,不然他会用这个借口抢走平儿。”

    罗子君这番话,让罗子群觉得她好像变了个人。

    她拉着罗子君的手,哭着哀求道:“姐,姐夫不借,你就去找唐姐,无论如何先把这个钱赔给人家。”

    ‘找唐晶?开玩笑!我卖鞋卖包还卖首饰,就为了能早点把钱还给她,你还让我借?’

    出于某种小心思,罗子君不但想早点还钱,还会在必要时辞掉现在的工作。所以,她才不会再跟唐晶借钱:

    “不行,我不借,而且我以后都不会再拿钱给你,除非你先和白光离婚。”

    白光一听,急了,大怒道:

    “我说子群好好的,怎么会出轨,原来是你挑拨的,我饶不了你!”

    说着,还真想动手。

    警察及时喝止道:“你想干什么?你给我老实点!”

    白光敢跟别人横,但在警察面前,尤其在没喝酒、清醒的情况下,他是真的不敢。

    罗子君不屑道:“你真是个畜生!你脑子也有病!我和我妈一直都在劝子群离婚,她如果要出轨,干嘛不先离婚?总嫌子群不好,说她没有人要,你这次怎么又改口说她出了轨?你的那张臭嘴能有一句真话吗?还子群没人要,你该不会以为,你这坨臭狗屎,就会有人要吧?我不会赔钱的,你等着坐牢吧!”

    白光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大叫道:

    “你妹妹真的出轨了,你必须赔钱!”

    罗子君气笑了:“就算她出了轨,凭什么我赔钱?以前我和俊生没少拿钱给你们,名义上也是借,你必须还给我!”

    罗子群跺脚道:“姐~你先帮我这一次,我会还钱的!”

    她之所以会这样,一是因为确实出了轨,她心虚,不想让白光去吃牢饭;二是因为她的心理上也有问题,大概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