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赢了比赛,输了恩静!

    魔都飞往芝加哥的路上。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拳头工作人员,把996理念贯彻到底的社畜。

    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够有一天在乘坐长途距离飞机的时候,能够享受一把头等舱的待遇。

    原本以为13个小时的接人之旅是折磨,没曾想摇身一变还有些许的享受。

    头等舱中,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座位,位置宽阔到你甚至可以把座位放下来当一张休息使用的大床。

    位置旁的门是可以关上的,与人肌肤接触的材质据说是豪车公司的专属设计做工,看着空间内有如家庭影院的构造,以及手上那一份份在地面你想都想不到的食物,小哥喉咙咽了咽口水。

    十万刀的机票,他有种活在梦里的感觉。

    转头瞄了眼半躺着的唐君,小哥觉得不说点什么有点对不住自己获得的待遇,“那个君哥,你真没打算复出再打一年吗?”

    “复出?”唐君扒拉下刚带上的眼镜。

    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倒抬手按下右手旁的服务按钮。

    “你好,给我送一份午餐到7号位。”

    “好的,请您稍等。”

    头等舱的出餐速度超乎想象,在唐君按下服务铃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有美丽的空姐送上了餐食。

    当然配菜都是一些简单的蔬果打成的酱汁,以及一些面包之类的东西,主菜像飞向中东那边的话就会根据地区不同提供一些鱼子酱一类的食物,今天是从魔都本土出发,所以主菜也就还有自家喜欢的牛肉。

    “你觉得我现在的生活惬意不?”

    “啊?”工作小哥有点反应不过来。

    最终扫了一眼自己周围的环境,十分从心用羡慕地语气道:“惬意。”

    整个电竞圈,除了那几个富二代就没人能和你比好么。

    说来他们这群人也挺挺佩服hero的,从一个普通的电竞职业选手起家,前几年更是被认为是网瘾少年,但人就是依靠着电竞冠军的第一桶金,搞直播开网店,投资各种各样的产业,说是富豪白手起家电竞版毫不为过。

    甚至人在退役的第二年通过补习成功考上了魔都交通大学,简直比小说主角的人生还有牛皮格拉斯。

    劝人再去打职业,好像的确是脑抽了。

    想着,小哥也拿起座位正前方的控制平板,找到了下单位置,同样给自己点了一份餐食。

    去整一波头等舱空中淋浴他做不到,但体验一把豪华舱的美食还是可以的。

    哦对了,等下还可以把人赠送的东西装上一起带走,托君神的福从此咱也是体验过豪华舱的男人。

    ……

    一路无话,十三个小时的旅程在睡了一觉的情况下并没有显得很漫长。

    两人的行李由工作小哥自告奋勇地去出机口领取,唐君则是站在了站门外,独自等着芝加哥这边接机的人员。

    “欧巴……等很久了吗?”

    就在唐君脑补会不会体验一把芝加哥零元购时,从一辆红色计程车上下来的女子把唐君从出神状态中呼唤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美丽女子,唐君用不确定的语气道:“恩静姐?”

    “是我!”

    “怎么会是你来接。”

    “怎么,不开心吗?”

    “没,只是想说好久不见了。”

    赵恩静,LCK的当家花旦,同时也是李瓜皮心中的那个女人。

    在S3世界赛中,也算是偶然,两次采访后两人留了联系方式,之后的一些拳头比赛中由于充当解说嘉宾的关系,逐渐熟络了起来。

    等到工作人员把行李送过来,三人一同上车,面对后座两人那挨得有些过分近了的距离,享受了一把极致旅途体验的小哥很自觉地把眼睛投向芝加哥的道路远方,比起曾经读书时更能称作目不斜视。

    噗嗤!

    赵恩静故意往身边人身上靠了靠,虽说肌肤没有直接接触到太多,但从前面旁人的角度来看,就很像这位身穿黑色工作套裙的美人依偎在对方肩上一样。

    作为LCK那边的人,她更能明白身边这个能够在几年内白手起家从被资本裹挟退役到自己成为资本的男人到底有多优秀。

    帅气、多金的富一代,这在电竞圈完全可以用行走的荷尔蒙来形容。

    但迄今为止,对方除了有几个暧昧对象外,并没有传出有交女朋友的动作。

    两人之间的零距离接触,唐君都不需要低头就能闻到对方身上的那股体香。

    不过好在碍于在计程车上,赵恩静的小动作也只是局限于此没有更多越界的挑逗。

    如果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唐君一定会说一句,姐姐你真想多了。

    那些女的是喜欢咱吗,那是喜欢咱的钱!

    还有,今年我才满二十岁,导师都说了未毕业之前不建议我谈恋爱。

    从机场到拳头安排S6总决赛工作人员以及选手入住的酒店并不远。

    大概用了十几分钟的路程,在给了计程车师傅一张富兰克林小费后,对方非常乐意地把他们送到了酒店背后的下车点。

    “哎哎,那不是恩静主持吗,相赫你不去打个招呼?”

    夜晚,刚结束聚餐回来的SKT众人停在了酒店门口,看着远处计程车上率先走下来人儿,小胖子wolf挑眉打趣着自家中单到。

    而feker对自家赛区的恩静主持有意思,在队内也不是什么新闻,相对于其他人动不动就是睡粉亦或者谈恋爱分手的消息,他们和粉丝反倒是各种期待真正能够有人俘获李瓜皮的心。

    恩静怒那?

    听到wolf的话,李相赫眼神瞬间一亮,跟着对方所指看了过去。

    “西八!!”

    “为什么又是他!”

    李相赫的炽热的内心在此刻宛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浇地。

    在对面,恩静主持人下车之后,居然满脸笑意地去车后帮人拎行李,还是一个男人。

    不,他两的手还直接碰到了一起?

    “嘶,怎么这么冷呢,芝加哥下雪了吗?”

    突然感觉有些冷的小黑揉搓了下双手,对着身旁的笨鸡问道:“性雄哥,恩静主持旁边的男人是谁啊?”

    西装革履有点小帅,感觉相赫哥貌似争不过呢。

    笨鸡给了blank一巴掌,打散对方脑海中危险的念头,“你敢说出去,你之后的比赛就别想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