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边开车边教恩静玩亚索!

    “走上车,一起!”

    大厅的小插曲结束,唐君与LPL的工作人员一同走到了酒店大门口。

    旋即在一帮人猪脑过载的表情中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车钥匙。

    随着钥匙按下,大门口那一排排名车中都可以称得上极佳红色迈巴赫亮起了车灯。

    “这车?”米勒和娃娃对脸懵逼。

    “北美电竞俱乐部的朋友送的。”

    送的?

    还不是借你开的?

    米勒和娃娃只觉得天雷滚滚,刚想吐槽一句你人在北美,总不能从国内运一辆车过来,现在看还是他们草率了。

    看着明显是两人座为主的跑车构造,米勒经过了一连串的头脑风暴,果断拉住了想要上车体验一把的娃娃,“官方安排了车接送,君神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芝加哥剧院见。”

    “那行,芝加哥剧院见。”

    “恩静怒那,我们上车!”

    “嗯好。”

    恩静自然是要跟唐君一路的,来到这样外观极其漂亮的豪车旁,赵恩静没有丝毫做作地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和对方在一起时她总是能够感到很安心,几不会有那种悬浮于空中的不切实际感,也不会因为两人的经济差距让人有额外压力。

    这个男人会热情邀请你乘坐他的副驾驶,并且总会兴致勃勃地听你讲述属于你的故事,或者描述一把爱车的手感,但绝不会刻意为你拉开车门什么的。

    他并不对开什么车有所挑剔,从价格亲民的大众到例如现在这辆价格不菲的红色野兽,只要喜欢唐君都不会拒绝。

    坐上车,恩静;拉过安全带为自己系上。

    到此时,唐君先生不得不为安全带的发明人送上一份衷心的称赞。

    恩静主持的上半身算是很匀称的身材,并没有记忆中那位德国美女的突出,但此时此刻在安全带的拉扯下,却是能够让人看到寻常时间根本看不到的别样风景。

    想着,大概是国内外时差未完全倒好的关系,和一众男同胞一样,在祖国朝阳即将升起的时间段,整个人精神比较旺盛。

    恩静白了一眼身旁的男人,娇嗔道:“年轻是吧!”

    “嘿嘿,二十一岁。”

    “开车啦!”

    唐君嘿嘿笑着:“正常现象,正常现象,你要知道现在华夏那边正好快到凌晨,再说了三次完全不够嘛。”

    说着,唐君手脚并用,红色野兽骤然的一声咆哮,在带起一阵烟尘后朝着目标地疾驰而去。

    看着酒店门口那一排新鲜的轮胎印,娃娃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捏了两个柠檬。

    送到嘴边啃了一口后不忘记递给米勒一个,“你说hero这嘶到底有多少身家了?”

    “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样的人已经有资格和LPL背后的那帮人坐在同一张桌上了。”

    米勒本没有太多的情绪,奈何自己搭档气氛渲染到位了。

    脑海中想着对方那开挂一般的人生,也干脆接过了那个柠檬,唰!

    咦……还真他么的酸。

    ……

    呼呼!

    车外,因为速度过快导致美人儿的长发朝后吹散。

    作为海边城市的芝加哥空气中弥漫着的特殊味道让人不知不觉间为此迷醉。

    恩静并不是那种刚毕业的小女生,会被男人三言两语就骗得晕头转向。

    但眼前男人的直球攻势,她并不排斥。

    在身体的下方,用来固定双腿的安全带系好后她却是主动解开了身上的系带,方才被勒出的弧度慢慢随着风动而消失。

    恩静的脸有些微红,某人单手操作迈巴赫的同时,另外一只手在她大腿内侧似有似无地寻找着什么。

    你的解说稿又不在下面!

    “恩静会玩亚索吗?”

    “亚索……感觉操作难度很高哎,我只会提莫这类英雄。”

    说着,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弯道,唐君的手暂时放弃了寻找车钥匙的想法,右手快速换档后,右转的离心力让刚因为男人右手离开有些许空虚的佳人朝司机的位置靠了过来。

    “亚索可是召唤师峡谷里面最快乐的男人,作为LOL主持人怎么能不会呢。”

    “可是Faker那样的世界第一中单,亚索熟练度貌似也并不怎么样。”

    有点没跟上男人思路的赵恩静脸色微红地挪到自己位置上,刚刚隔着衣物脸部好像都被男人的武器偷袭了一下。

    “哈哈哈,李瓜皮当然不会玩亚索。”

    “来……恩静怒那……我先教你怎么样亚索的操作……E要快,杀完人要记得按Ctrl+3!”

    “Ctrl+3?”

    “对,那才是疾风剑豪的灵魂!”

    赵恩静心头一荡,脸上的红晕愈发明显,咬着嘴唇按照男人的教导附身去实践一把疾风剑豪Ctrl+3。

    ……

    唐君赵恩静两人与米勒娃娃他们的车几乎是同时抵达的芝加哥剧院。

    看着车上下来的两人,娃娃有些没看懂。

    迷路了?

    芝加哥路况挺好的啊,怎么跑车还没他们的老年大巴走得快。

    不过不等他细瞧那边头发有些凌乱的恩静主持,拳头一方的工作人员早早等候在旁边,见到LPL的三个解说,便通知他们先去化妆。

    是的解说比选手更需要化妆。

    如果说选手们只是偶尔被镜头捕捉到面孔,那比赛开始前几个解说的脸都是要怼在观众们的眼睛上的,不止是化妆,联盟规则越发完善的今天,连穿着都有了硬性要求。

    对于化妆,唐君和海尔兄弟一样已经是轻车熟路。

    平时哪怕不出门,直播的时候对着屏幕时间过长,为了保护皮肤,他也会自己使用一些防护性的产品。

    到了后台化妆间,唐君把价格不菲的外套脱下来后随意放在了入门的椅子上。

    “嘿,hero你的老毛病又犯了。”化妆师的身后,一道不满的声音出现。

    唐君顺着方向看过去。

    “好久不见了!”

    说话的算是老熟人了,sjokz!拳头的英文主持人。

    “今天很漂亮!”

    “哦,你的嘴和你的人一样,一点都没变。”

    “哈哈,这话可不对,sjokz你了解我这个人,并不等于了解我的嘴。”

    化妆师身体一颤,显然被两人这种百无禁忌的交谈有些惊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