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解说八强赛

    能和一个异性开上荤段子玩笑,对方还没有额外的不适反应。从侧面就能够反应出两人的关系有多好。

    sjokz,拳头英文解说台的当家花旦!

    从S2默契她刚刚第一次入行担任LOL的主持人开始,他们就算是认识了。

    “很漂亮!”任由化妆师摆布的唐君再次强调道。

    今天有任务的她穿着一套很显身材的白色OL裙,上半身雄伟因为设计的关系衬衫扣子不得不少扣一粒,因而入眼就能看完那抹惊人的白澈及弧度。

    一双大长腿并没有那种传统欧美女性毛孔粗大的感觉,相反有种接近北欧那边的细润。

    不过这样一副放在东方女性身上会稍显色气的装扮,sjokz却穿出了大气,知性的感觉。

    尤其是因为近视最近两年才加上去的半框眼睛,给人的视觉冲击甚至要比晚上播放出来的某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岛国老师还要夸张。

    一步步从工作新人走到今天的拳头当家花旦,足以证明眼前人并非花瓶。

    sjokz知道眼前这位传奇选手正在用一种可以说冒犯的眼光打量着自己。

    不过,这种光明正大的欣赏,让她并没有心生不适感。

    说道能力,眼前人才算是电竞圈的传奇。

    谁能想到从一个电竞选手,到成为身价数十亿的老板,眼前男人仅仅三年的时间。

    “给,外套!”

    也不知道是不是成为两人的电灯泡让化妆师有点不自在,今天的化妆时间要比以往做解说嘉宾的时候快很多。

    等唐君站起身,sjokz很自然地为他穿上西装外套。

    两人位置靠得很近,身高比较高的唐君从自己的角度看下去是一栏乌云。

    嗯?

    空挡?

    也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西装外套刚刚盖住了对方脱下的贴身衣物。

    眼睛扫视了一眼。

    嗯,36,难怪能够聚拢如此多的LOL玩家人心。

    乳不巨何以聚人心,古人诚不我欺啊!

    像是故意没发现一般,sjokz给唐君整理衣物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磨蹭着手臂,似乎也想问问他自己的人心有没有靠拢在一起。

    “现在不行,马上要比赛了!”

    “这算是始乱终弃吗?”

    “……去年在巴黎比赛中场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宝贝,你应该清楚,我生物钟没有调节过来,而这个时候华夏那边刚好快到早上了。”

    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唐君一把擒住身旁异域美女想要在自己面前表演一波钢琴前奏的小手,听着屋外面越来越大的噪杂声,他知道至少暂时不能在这里和对方探讨英雄过去的故事。

    毕竟他从来都喜欢长篇大论,没有两个小时很难作文章结尾。

    “很香!”

    不过不能实践,先收取一把利息还是可以的,青年享受了一把来自德意志人民的热情,房间内浓郁的香味环绕鼻腔。

    一触即分。

    看着占了便宜就毫不犹豫离开的男人,sjokz有些想笑,“晚上可别跑了!”

    说着,转身走进身后的帘子中,把方才被男人外套盖在低下的衣物给穿上。

    走出房间,唐君感受着身边久久未曾散去的体香,精神都好了许多。

    他的位置在场馆中的二楼,场馆的中央舞台那里一群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机器的最后调试。

    时间差不多了,原本空荡荡的剧院中也因为观众的入场变得拥挤几分。

    数万人的场馆中,放眼望去你找不到一处空隙。

    米勒和娃娃两人毫无形象地趴在围栏上往场下看去,远远能够听到骚气的娃娃对台下观众的赞美。

    同道中人啊!

    聚光灯是打在中间的位置,并不会拍到他们几个解说所战的位置。

    “今天比赛解说我两是你的搭子,赛场气氛我们来炒,到时候具体BP细节和对局分析就有劳君神了。”

    来到座位上,米勒打起了预防针。

    花轿子人人抬,别人只是来客串一场八强的比赛,也不会抢他的饭碗,把C位让给别人还能够凭空赚得些许的好感。

    “客气,解说过程中还需要两位多多支持。”

    “我就是来凑个数的。”唐君洒脱一笑道,重生几年除了挣钱之外,他进修最多的当属情商课程。

    在经济上走得越来越远的他始终记得自己的发家盘是电竞,因而对于这些电竞人始终保持着几分应有的尊重。

    或者说对所有人都如此,不求别人能够帮你多少,只求刚好涉及到某个人家所处的领域时不被影响即可。

    海尔兄弟很受用,心道还是读书能够熏陶人。

    人hero现在哪怕是大老板,待人处事上都不会让你感觉到不舒服,明明是富一代却不让你觉得是暴发户。

    “老唐,你真觉得咱们八强没一点机会吗?”

    “有套路另说,没套路赢一局顶天了。”

    “唉……”

    还差几分钟开麦,海尔兄弟和唐君闲聊着,心中其实知道结果,但从一个专业人士的口中说出的滋味还是让人难受。

    LPL赛区的战绩一年不如一年,他们作为热爱赛区的解说和直播间外的观众一样都是最难受的那批人。

    米勒很想再劝说对方复出打一年,但话道了嗓子眼最后发现连他自己都没办法说服自己复出打一年的理由。

    ……

    “直播导流开始,信号即将接通。”

    “最后测试耳麦,能正常沟通回复1!”

    “开场白!”

    “准备!”

    kuang!

    随着场馆内灯光切换,现场观众们讨论的噪杂声逐渐降下去,灯光给到了二楼的几个解说台。

    LPL三人的位置刚好在舞台的左侧,正中心解说台是属于赛区三连冠了的LCK。

    “各位英雄联盟召唤师们,这里是芝加哥剧院,欢迎来到2016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全球总决赛八强赛的现场。”

    “大家好,我是解说娃娃!”

    由于国内是凌晨五六点,娃娃在开场白中并未说什么早上好之类的蠢话。

    娃娃说完,轮到米勒。

    “大家好,我是解说米勒。”

    扯了下身上的领带,米勒尽量不观众发现有些喑哑的嗓子有些中气不足。

    好在,最后的男人帮他吸引到了直播间众多LPL观众的的目光,并没有人去在意他的嗓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