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再复出打一次吧!

    “技不如人,真的只能用技不如人来形容了!”

    “让一追三,SKT用三把不同的方式赢下了比赛,没什么好说了。”

    “再见了RNG,明年再来吧。”

    2016年10月15,国内的天才刚刚亮起,但这对无数LPL赛区的电竞爱好者来说却是黑暗的开始。

    无数定好闹钟,起了个大早等在电脑面前看着直播的观众心情极度烦闷。

    三比一!

    ……

    从第一局艰难赢下燃起的一丝希望,到后面无奈接受结局,这一切SKT只用了三局的时间。

    无数RNG的粉丝眼神转向解说台上,那位沉默不语的解说,莫名有了一丝共情。

    在第一局结束,无数RNG的粉丝就跑到了官博下面去疯狂留言,“重视上单!”

    “重视上单!”

    “打野去抓上啊!”

    S6不是AD的版本,通过那个男人的嘴巴,再结合近期所有的比赛,再不理智的粉丝也意识到了想要赢下SKT真得靠上路玩命C才有可能。

    但……没有回应。

    已经盖起成千上万的评论仍旧RNG仍旧没有回应。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第二局,转到了蓝色方的RNG出现了令人发笑的一幕,明明上一局杰斯是MVP,这一局有先选权利的蓝色方,RNG居然自ban了杰斯。

    “SKT已经意识到RNG不会打四一分推体系,对于looper的杰斯有处理办法,扣马大胆在第一局失利后红色方选择不ban,反而在自己不会豹女的情况下额外多抢了一个扳位。”

    “RNG的教练疯了!”

    唐君说完,第二局的走向真是如

    让自己的上单carry位去拿波比对线凯南!

    然后下路拿EZ和卡尔玛去硬对SKT本就状态极佳还拿到了当前版本最强势的戏命师加婕拉组合。

    “看比赛不能光看压刀,UZI太执着于去压对手的补刀,这波SKT支援野区速度比你快,拿一个人头三百块你要压多少刀才能弥补回来?”

    “这种就叫做无效压刀,香锅的打法就是这样,作为队友应该很清楚,线上应该是放弃补刀也要去提前支援才对。”

    拿到了优势的SKT可不会跟你多BB,同样是领先五个人头,十二分钟的运营下经济直接被拉开四千有余。

    到了二十分钟,明明人头没有被进一步拉开,但经济差却进一步被拉开到了六千快到七千的程度,和第一局Faker屹立不倒的中塔不同,这局早早被破掉的中一塔,导致野区以及其他边线外塔悉数破灭。

    就这样,looper的上单波比以短手压制了长手的凯南二十多刀。

    而有唐君的解说,观众们也总算是在两队拿下大龙一边把经济拉开到足足一万二,另一边却连高地都上不去后理解了什么叫做运营差距。

    海尔兄弟在一旁颇为尴尬,因为你让他们来解说永远就是水晶不炸,问题不大。

    上路稳定压制不去帮,中下野全炸的情况下,能拖到四十分钟就这教练组都意识不到问题。

    第二局被血虐之后,回到红色方的RNG兴许是看到了直播间弹幕亦或者有所反应。

    康特位给looper拿到了兰博。

    不过还是那个问题。

    “香锅你抓上啊!”

    “你去保护上路发育啊!”

    “为什么死盯着下路让兰博来支援啊?”

    “这个TP为什么要下来?”

    唐君在解说席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边解说边拍桌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先不说选择兰博,放弃单带制胜的思路对还是不对。

    问题是你都拿兰博,却又不围绕着兰博去玩。

    马大头转会来到LPL,S6春季赛的兰博被抓成什么样难道这就忘记了?

    比第二局更恐怖的差距,在一个慢节奏的版本被人22分钟打出了17:5经济差一万三!

    就这样,上路3-5的兰博仍旧是全队战绩最好的一个人!

    “不会玩游戏了他们!”

    唐君做出判决,在非AD版本,又不会围绕上单来打的情况下,你怎么赢SKT?

    到了最后一局,在前面每局都在输出的唐君只剩下了嗯嗯啊啊,附和海尔兄弟就完事了。

    被他改动过了的时间线,有些人的命运却是依旧不变,你让他去评价什么?

    评价一波团战poke流EZ只打了520的伤害,还是一个先出了水银鞋加冰枪的龙王在第二件又裸了水银?

    哦……还有个精忠报国的风语者婕拉!

    “君哥,要不再复出打一次。”

    “什么?”

    RNG水晶炸裂,台上米勒正在进行着最后终结之际,娃娃突然道。

    “我说再复出打一把,为咱们LPL真正意义上拿个冠军,你能打的,君哥你肯定能行。”

    S2夺冠的时候,LPL还没有建立,所以严格意义上LPL赛区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冠军的。

    娃娃并不心血来潮。

    作为解说,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除了在赛场上调节氛围之外并没有其他优势,但就是和Hero搭档的这几局,经过对方的讲解,他自己都能够通过上帝视角勉强看懂了比赛,由此可见眼前男人对游戏的理解之深。

    深处于感伤情绪中的米勒也转过头,一同劝道:“是啊,君哥再打一年,明年可是咱们的主场。”

    明年在家门口举办总决赛,就这两年表现出来的竞争力,他们真的能够把冠军留下吗?

    直播间中无数弹幕蜂拥而至。

    有嘲讽RNG的,也有跟米勒娃娃相同想法的。

    【就是,马大头24岁都能够夺冠,君哥今年才21岁啊。】

    【双服第一,竞技状态明明也还在啊,再打一年求你了君哥,现在在外面我都不敢说我是LOL的玩家。】

    【你们LOL什么冠军?】

    【呵呵……远古时代的S2冠军,和现在的LPL说起来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冠军。】

    【Hero没理由复出的,人家冠军有了,钱也挣了不少,现在就是老板级别的,复出?哪家战队能开得起这个价格,而且人公司都开了好几家,去给被人打工,可能吗?】

    【那就自己创队啊,S7弄一支全新队伍好不好,我们一定跑去支持。】

    【喂喂,我们EDG还没打呢,RNG输了就代表咱们LPL赛区完了,别逗了好不好。】

    【EDG粉丝滚啊,连外卡都能输的废物,明凯无畏八强懂不懂?】

    比赛结束,解说闲聊之余,唐君看着弹幕。

    “自己建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