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建队构想!

    S6世界赛结束了。

    曾经的第一赛区,再到后面连续叫了两年的第二赛区,终于在今年彻底沦为了笑柄。

    连续两年最好成绩喜提八强的第二赛区。

    曾经因为有s2全球总冠军,在LPL初建之时,LPL的玩家们是自诩第一赛区的,根本看不上OGN,但S3的落败,让第一赛区华丽变身成了第二赛区。

    于是愤怒的玩家夸张诅咒那年输给了SKT的皇族队员为什么不坠机,居然还有脸从美国回来。

    再之后便是S4的亚军S5EDG昙花一现的MSI冠军之后的世界赛八强,在s6之前,其他赛区的人也比较认可LPL是第二赛区的言论。

    然而,今年S6的两个三比一彻底撕烂了曾经的遮羞布。

    【呵呵,现在怎么一个个都不说话了,哑巴了?】

    【赛前笑嘻嘻,你EDG夏季赛全胜今年必夺冠的言论我很喜欢,但你再提八强回家之后微博私信记得关!】

    【所以说当年Hero的时代居然就是巅峰了吗?】

    【贱不贱啊,当初人是你们喷退役的,现在开始怀念人家了?】

    【嘻嘻,我就喜欢看君神直播,别人不敢喷的他敢喷,别人解说畏畏缩缩,我君神重拳出击,君神经典名言,打得不好还不给骂,难道要用爱来感化?】

    【顺带一提,当年人家状态不好的时候,你们骂君神可是一句话都没反驳你们。】

    【Hero:当你输的时候,说什么都是借口!】

    【哈哈直接原地退役去投资可还行,君神算是我见过最有个性的职业选手。】

    【不退役没钱,而没个性又怎么能够泡到LCK的恩静主持……听说有人看到北美大洋马主持人sjokz,也跟君神关系亲密。】

    【卧槽……原?哦不对,串戏了,双飞?】

    【有一说一,还在北美的兄弟找找君神呗,咱们这帮没喷过的老粉还挺希望看到他继续打比赛的。】

    【能不能别抓着一个退役的人死吹啊,他给了你们这帮水军多少钱,天天拿以前的荣誉来说事,我们才不稀罕,天天捧不就是为了吃流量嘛。】

    【还你不稀罕,人家微博直接注销的,还要你稀罕,吃流量你们也配?】

    骂战顿起。

    但等到观众们回过神来时却发现,想要找那个一开始就点醒他们的人,当年那个他们引以为傲的冠军选手,微博居然是早已注销的状态。

    想要评论留言,只能去贴吧或者对方的直播间。

    ……

    魔都君悦金茂大酒店的豪华包间内。

    一个帅气的青年身着浴袍,遥遥望着不远处的黄浦江。

    “电竞圈的悟道圣地啊!”

    唐君早在决赛开始前就已经回到国内,只是没有第一时间返回自己在苏州的唐氏庄园。

    恩静没有跟来,她那边还有最后的决赛采访工作,总决赛结束之后也要先回一趟国内把各种工作交接完成才能过来。

    绿卡暂时没办法帮对方拿到,但先让恩静以秘书身份常驻国内拿工作签证完全没问题。

    既然决定了要重返LPL,并且是以一种与众不同的身份进驻,那该有的东西当然得配齐。

    返回电竞圈,之前的秘书想要熟悉肯定也需要一段时间,还不如额外就让熟悉电竞工作的恩静来当。

    电竞相关工作恩静完全可以白天干,晚上再由自己来干……

    咳咳。

    创建一支LPL战队!

    这个和之前自己利用先知先觉的优势挣钱不同,除了一些关于未来有实力的选手招募外,他相对那些富二代们倒是没有太多优势。

    不过好在,S7还未开始,资本是在2016年开始陆续入场LOL,但LPL这边经历了两年的糟糕成绩之后,算是让不少人打了退堂鼓。

    想着,唐君起身来到了书桌前,从桌前拿起服务员准备周全的纸笔。

    创建电竞战队,首先要考虑的是打LSPL还是LPL的名额,当然他自己又不是想去买卖菠菜,LSPL战队的名额对他没有作用。

    那个通过次级联赛一路打到LPL的路子虽然省钱,但时间耗费太长,而且对于一些有实力的选手,LSPL的吸引力真不大。

    正当走法应该是等LPL官方那边扩招战队,然后缴纳LPL的入场资金即可。

    不过,第二个选项也被唐君划了去。

    “LPL队伍名额这块,倒是有一家可以运作!”

    唐君努力寻找着记忆中关于电竞圈这几年各大战队的变动名单,符合他要求的不少,但不是已经提前被下家预定,就是争夺的资本比他更有钱,三年时间他是挣了不少钱。

    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那点钱在普通人看来已经算是天文数字了。

    但对于一些资本巨头来说仍然只是九牛一毛,他有这个自知之明。

    况且钱不能丢在一个篮子里,进电竞把身家全弄进去当赌徒那不值当。

    冠军咱要拿,然后站着把钱挣咯。

    突然,有一家战队的名字浮现在眼前。

    NB!

    如果说要在2017年找一支有一定知名度,并且还不算贵的战队买LPL名额的话,那非NB莫属了。

    按照原有轨迹,NB是撑到了2017年末才退出的LPL,理由也是简单粗暴——资金链断裂。

    不过NB俱乐部只是解散了LOL分部,刀塔分部仍在,所以面对成绩并不算好的2016年,对方想要转让出去的心思定不会是临时起意。

    如果NB这里没谈拢,实在不行再去联系一下GT以及IM两家。

    IM在2017年没打出成绩是转给了小破站变成了BLG,GT则是在2017年之后便宣告解散。

    名额有了,入场费那边很好解决。

    相应的还有租赁场地,购买设备,招募各种工作人员之类的杂事。

    这些都还好,虽然麻烦了点,但恩静明天就能到魔都,让她和自己之前的秘书一起去弄就行。

    麻烦的点在于招募电竞战队中的各类成员。

    想要赶上2017年的比赛,那就要在十二月之前,上报官方2017年度战队名称、五名首发队员以及至少一名的替补阵容,还有教练分析师等等。

    LPL发展到2017年,规则在逐步完善,已经不再是曾经他那种拉四个王者,租一个地下室就能够打比赛拿世界冠军的时代了。

    简单捋清楚思绪后,唐君拿起手机,找到通讯录按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裴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