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别怕,是我

    是两个丫鬟。

    其中一个说:“我们进去说不定能找着一些银票。”

    “你想找死,别说银票了,欧阳樱霜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快走,赶紧做事去!”另一个丫鬟说。

    欧阳樱雪静静的躲在门后,只到听不到脚步声了,才站起身来,用两手使劲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把门开了一条缝,悄悄的溜了出来。

    这片院子黑咚咚的。

    或许是他们觉得这里刚死了人不敢来。

    欧阳樱雪小心翼翼的,借着假山和回廊柱子的掩护,一步一步挪到了大宅院的后门。

    然后从后门里出来,凭着报仇的信念,一步一步支撑着身子,寻找藏身之地。

    人们都在前院,偶尔听得到唢呐的凄凉演艺,以及欧阳樱霜和一些仆人装腔作势的干嚎!

    欧阳樱雪忍着心里的剧痛,穿过两条小巷,绕到了欧阳家的前门附近。

    她远远的缩在角落里,盯着自己家的大门,如今有家不能回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家了。

    接着看到下人拿着灯笼火把,出了大门。

    然后又有一队人抬着三口棺材出来,后面有一群披麻戴孝的族人。

    欧阳樱霜故意嚎的很大声。

    送葬的队伍经过欧阳樱雪躲避的巷子旁边。

    欧阳樱雪趁机混进了队伍里。

    她压抑着万分的悲痛,踉踉跄跄,深一脚浅一脚,跟在队伍里。

    不知走了多久,中间也歇了好几下,终于出了城,来到了城西的郊外。

    在一片都是坟墓的荒山上停了下来。

    大家都跪下来,欧阳樱雪跪在人群里,眼睁睁的看着爹娘的棺木,和另外一口空棺材被草草的埋进了土里。

    这时候欧阳樱霜又做势的干哭起来。

    有一些大娘婶子过来拉起她,劝着!

    突然刮起了狂风,刚才还有星星的天空,骤然乌云密布。

    一声惊雷。

    欧阳樱霜吓了一跳。

    她也不再装了,站起身来,扭头向山下跑去。

    大冬天的打雷,众人都有些害怕。

    大家一起乱了阵脚,争先恐后的向山下跑去。

    混乱之中。

    也没有人注意到欧阳樱雪,她躲到一边,众人散尽。

    她才独自摸到了爹娘的坟前,跪下身子,突然就晕了过去。

    闪电一道道,划破黑暗。

    惊雷一声声,震碎人心。

    冷风哀嚎,明明是腊月天气却硬生生弄出了六月天的动静。

    瓢泼大雨无情的泼下来,与夏天唯一不同的是,冰冷刺骨。

    十八岁的欧阳樱雪,刚晕过去,又被这冰冷的雨水浇醒了。

    “爹,娘,你们带我去吧!”她的头发凌乱,一纽一纽的贴在额头上,雨水和泪水流进嘴里,她边哭边喊,凄惨无比。

    ………

    回应她的只有雷声和冷风的哀鸣!

    撕心裂肺的哭声过后,欧阳樱雪又昏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樱雪在昏昏沉沉中突然听到有人说话。

    “师傅,快看坟墓上趴了一个人。”

    说话的人是个青年。

    “快过去看看。”另一个声音响起。

    “不会是个鬼吧?”

    “哪有什么鬼?。”

    “这是哪家的孩子,半夜怎么趴在坟墓上?”

    “师傅,是个女的。全身都湿透了。”

    “看一下死了没?”

    “师傅,这男女授受不亲?”

    “救人要紧。哪有那么多的规矩。”

    “姑娘。姑娘,快醒醒。”

    欧阳樱雪想说话,可是张了张嘴,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那叫靖宇的青年,拿手探了探欧阳樱雪的鼻息,惊喜的对师傅说。

    “师傅。还有鼻息,可是叫不醒。”

    “那就有劳你背着她先回观里再说。”

    “师傅,她是个女的。”周靖宇局促的说。

    “为师说过了,救人要紧。快点。”

    “是。”

    接着,女孩便感觉到一丝温暖,似乎是有人背起她,她戒备心大起,攒足了所有的力气说道。

    “你是谁?放下我。”

    “别怕,是我。我不会害你。”

    听了这话,女孩再次昏了过去。

    等她又一次醒来,感觉全身瑟瑟发抖。

    她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床边还生着炭火。

    屋子里暖洋洋的,她却冷的厉害。

    “你醒了。”一位穿着道袍,眉清目秀的俊朗青年,捧着一碗药汁走了进来。

    “你是谁?”欧阳樱雪费尽所有的力气坐起了半个身子。

    却再也没有力气把被子拉在身上盖好。

    “你别动,师傅说你正在发烧。我刚熬了药过来。”

    青年手足无措,他把药碗放在床边的柜子上,想去帮欧阳樱雪盖好被子。

    人未动,却先红了脸。

    看到青年局促的样子,欧阳樱雪赶紧说:“多谢师傅昨天救了我。”

    说着话,上下牙齿还打着颤。

    “把药喝了,别叫我师傅,你就叫我周靖宇,或者叫我周师兄吧。”

    欧阳樱雪勉强抬起手,接过周靖宇递过来的药碗,可是手抖动的厉害,药汁从碗里颠了出来,滴在棉被上。

    “对不起,我端不稳。”

    “嗨!我喂你吧。”

    周靖宇看到欧阳樱雪实在是虚弱,无奈只好一勺一勺的喂欧阳樱雪喝了药。

    一碗热药吃下去。

    欧阳樱雪感觉浑身没有那么冷了。

    周靖宇也顾不了那么多,把枕头垫在欧阳樱雪的身后。

    又把被子拉上来,裹在欧阳樱雪的身上。

    “谢谢周师兄。”

    “不用谢,举手之劳。”

    这时候,一位老道士,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推开门走了进来。

    一股冷风灌进屋里。

    欧阳樱雪打个喷嚏。

    周靖宇赶紧回身把门关好。

    “丫头,赶紧把这碗粥吃了。”

    “谢谢师傅。”欧阳樱雪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泪水!

    “别哭,要知道世人最不相信的就是眼泪。”老道士说完把粥递给了周靖宇。

    “徒儿,你喂她吃吧。”

    周靖宇红着脸端过粥碗,又一勺一勺的喂欧阳樱雪吃完。

    老道士搬个凳子,坐在火盆旁,瞟了一眼靠在床头的欧阳樱雪,很和蔼的问道。

    “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欧阳樱雪话未出口泪先流。

    她慢慢的把听到的看到的全都说了出来。

    “爹娘全被毒死。下人都被发卖。”

    “你怎么逃出来的?”周靖宇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

    “命不该绝,我由于不舒服,并没有吃那顿饭。爹娘临死前嘱咐我我并非他们亲生。让我拿着这半块玉寻找我的亲生母亲。“

    “可是他们没有发现你吗?”

    “我的贴身丫鬟红梅换了我的衣服,假装逃跑。一路把追她的人引到河边,她自己跳河了。如今生死未卜。”

    “唉。简直是造孽。”老道士叹息一声,说道。

    欧阳樱雪说完,从脖子上取下半块雕刻成一只凤凰的金丝软玉,伸手递给老道士。

    周靖宇接过来,看了看给了递给坐在火旁边的老道士。

    老道士把半块玉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目光中露出一丝讶异。

    不过很快便一闪而过。

    “千万别弄丢了。姑娘戴好吧。”

    欧阳樱雪重新把玉戴在脖子上。脸上一片愁苦。

    “两位师傅救了我。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姑娘言重了,今后可有什么打算?”老道士问道。

    “报仇。我一定要为爹娘和红梅报仇。请问这是哪里?”

    “唉。”老道士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原来这里是离京城一百多里地的卧龙山。

    他们师徒隐藏在这深山老林里修行。

    道观名为沧海观。

    老道士说完,脸上隐隐现出无可奈何的一抹笑。

    “师傅,收下我吧。我为你们洗衣做饭。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再下山,为爹娘报仇。”

    “可是!”老道士脸上浮出为难的表情。

    “师傅。我看樱雪也挺可怜的。你就留下她吧。“周靖宇一旁求情。

    “也好。不过记着,隐藏好自己。别让外人发现。”

    “是。谢谢师傅。”

    “叫我李师傅。”

    “是。”欧阳樱雪答应着,心里有了那么一丝温暖。

    ……

    就这样,欧阳樱雪在道观里住了下来,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样样都学。

    由于开始是个大小姐,什么都不会,都是周靖宇手把手教的。

    表面上看欧阳樱雪似乎没有那么悲伤了。

    但在内心,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

    怎奈如今自己身无长处,要只身回去报仇,简直是痴心妄想。

    打不过,斗不过,而且周师兄和李师傅他们,说她现在练武功年龄太大,不适合。

    因为骨骼都定型太硬了

    不如抛开报仇,先去寻找自己的亲娘。

    骨骼就是像石头一样硬,她也要习武长本事,去为自己的养父母和红梅报仇。

    她现在不想去找什么亲娘。

    仇恨已经填满了胸膛。

    这十几天以来欧阳樱雪学会了隐忍。

    她强迫自己做事,强迫自己笑。

    晚上躲在被窝里才会去哭。

    道观里也因为欧阳樱雪的加入有了一丝生气。

    沉默寡言的周靖宇,变得活泼起来。

    不过令欧阳樱雪奇怪的是,这师徒俩每天早出晚归,中午不回来。

    晚上回来的时候便疲惫不堪,她很奇怪,这师徒二人究竟在干什么呢?

    这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便听到院子里的响动。

    欧阳樱雪知道这是他俩又出去了。

    于是悄悄的起身,远远的跟在后面…………

    一两声鸦叫,随着呜呜的冷风,欧阳樱雪打了个寒战,裹紧衣服。

    她紧紧盯着前面的两个黑影。

    不敢靠的太近,怕被二人察觉。

    深一脚浅一脚的绕过好几丛灌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