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心服口不服

    “砰——”

    “砰——”

    两道枪声几乎同时响起。

    季昶只觉一阵大力猛地把他推开,力气之大,让他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即便如此,他的视线也一直落在姜糖身上。

    竟然见她跟他一样,也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拉开一样,没有中枪,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了。

    他看得一清二楚,师兄刚才没有出手。

    而且,就算是他出手了,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的速度,他就算是反应再快,也不可能让姜糖一点儿伤都不受。

    这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他忽然觉得手心一阵灼热,低头看去,只见姜糖刚才扔给他的符纸此刻忽然化为灰烬。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下意识收了收掌心,什么也没留下,除了他这一身的伤,还有超出人类速度避开枪击的速度。

    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是这张符救了他。

    怎么可能呢。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看着姜糖的眼神变了又变。

    姜糖掸了掸衣袖,笑吟吟看着他,“怎么样,我这阵法还行吧。”

    季昶看着她,沉默不语。

    然而没有出口嘲讽,已经代表了他的态度。

    她确实有点本事,尤其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摸了摸完好无损的心口,季昶抿了抿唇,抬步走了出来。

    他刚才以为她真的要杀他。

    那一刻,他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就是死,也要带着她一起死。

    然而之后才发现,原来她只是要他试一下这张符的效果而已。

    是他误会她了。

    一时间他的情绪有些复杂。

    但对她改观,甚至说是对她产生歉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故意没跟他说,以及忽然开枪,要的就是他这个反应。

    她在看戏。

    扫了眼地上的瓜子皮,他咬了咬牙,心里更气了。

    刚才他在里面闯关的时候,她就蹲在那里嗑瓜子,弄得狼狈躲闪的他像是个猴一样,供她观赏。

    一想到这里,季昶脸都黑了。

    他看向贺忱的方向,忍不住咬牙切齿道:“师兄,你可还真是重色轻友啊。”

    她嗑瓜子他不管,甚至还帮她剥皮。

    她对他开枪他也不管。

    要不是为了测试符纸的效果,他怀疑,他还会去帮姜糖,护着她。

    对于这个怀疑的答案,他是十分坚信的。

    他一定会干出这种事来。

    从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他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贺忱很快就带他见识了下人性的黑暗面。

    他看着他,反过来指控道:“因为你,把这里的阵法都破坏了,还得姜姜重新布置,为了弥补,你把这地上打扫干净吧。”

    他指着地上的瓜子皮说。

    季昶只觉一口老血差点儿吐出来。

    他说的是人话吗!

    说他胖他还喘上了是吧,护姜糖没完了吧。

    偏心!

    他怒气冲冲地瞪着贺忱,怨气都快冲破天了。

    他咬牙道:“师兄,你是瞎了吗?没看到我这一身的伤吗?”

    第2/2页)

    说起这个,贺忱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好心道:“姜姜这里有止血药,即时见效,你要不要买一瓶?一百一十万一瓶。”

    季昶:“……”

    姜糖:“噗嗤——。”

    听到她的笑声,季昶像是找到了发泄口一样,脸色扭曲地朝她看了过来,使劲瞪了她一眼,“你满意了?”

    姜糖认真点了点头,“确实是挺满意的。”

    “别说,你现在的样子比之前顺眼多了。”

    所有的不满都直接表露了出来,没有那些隐藏。

    听到这话,季昶脸上的表情一收,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明明还是气得不行的模样,却没再和姜糖再说什么。

    他才不会让她继续看笑话呢。

    他走了出来,拿起笤帚就开始扫了,等扫完之后,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今天的事,他记住了!

    还有师兄!

    他今天算是看穿他了!

    重色轻友的小人一个!

    他看上去气冲冲的,姜糖忍不住问道:“他确定没事吗?”

    贺忱摇头,“放心吧,季昶不是输不起的人,他对你也心服了,只是口不服,没说出来而已。”

    姜糖听了,也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不用他心服口服,他只要好好帮我保护二师父就好了。”

    “会的。”

    如贺忱所说,季昶确实是服了,至少在玄学这方面。

    恰巧有手底下的兄弟跑了过来,本来是不想和他说话的,没办法,这就是个活阎王,谁见了他都想躲着。

    奈何这会儿也找不到老大,只好来问他了。

    “季昶,现在已经有不下百人盯上我们了,我听说第一杀手莫一刀也要来,你说,咱们能护得住里面那位吗?”

    他忧心忡忡地问道。

    和暮云平一样,他们对莫一刀也是十分畏惧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对莫一刀更多了几分亲近。

    毕竟他也是暮云平名单上的人,所以这么算的话,他们也算是“自家人”了。

    殊不知,不用算是,莫一刀就是的的确确的自家人。

    只是在华国的时候,莫一刀就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只私底下悄悄见姜糖。

    所以手下人都不知道他和姜糖的关系,王虎知道,但忘了跟季昶说了,季昶也只当他真的是来杀暮云平的。

    毕竟两人之前也算得上是死敌。

    想着,他漫不经心道:“护不住,就让他去死好了。”

    他知道贺忱姜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引师父出来。

    但是他觉得没必要绕这么大的弯子,等暮云平死了,给他办葬礼的时候,师父也肯定会来,这多省事。

    手下人一惊,瞪大眼睛看着他,心里暗暗后悔,他就不该来问他!

    这家伙能说出什么人话来!

    碰了一鼻子灰,手下人急匆匆跑了,还不忘悄悄告诉兄弟们,也看紧季昶,省得到时候他嫌吵,一刀结果了暮云平,把他的尸体扔出去,结束这场争端。

    他还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王虎听说之后,虎躯一震,他怎么把这活祖宗给忘了!

    他立刻把兄弟们的话转告给了贺忱和姜糖。

    不成想,姜糖听了,直接笑了出来,手背在身后,慢悠悠道:“让他来,正好我这瓜子还没吃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