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聪明料算因何误

    “假如曾鸿业让武岩骏活着回来,他绝不会有好下场。假如你让曾鸿业活着回来,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这是李修远对何考说的话。

    何考自称去山林中玩滑雪、野营、冰钓,发现了两个形迹可疑的人,悄悄摸过去偷听到他们的谈话……这番说词可以勉强糊弄老钱、二大爷以及小武。

    不是这些人不够聪明老练,而是何考没说此事发生的地点。

    事实上在没碰到二大爷萧光年之前,何考已经徒步摸到潇河镇附近了。他救回武岩骏的地方,也在潇河镇的附近,离镇子十里都不到。

    哪怕没有修为在身,体格健壮、准备充分、有野外经验的成年人,也能做到这一点,再说何考也不像没修为的样子。

    他要么是江长老的秘传弟子,要么是谷长老的秘传弟子。

    曾鸿业在追拿武岩骏,那么何考碰到他们的地点,也应该在潇河镇附近,这都不需要特意解释。

    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曾鸿业都越过毛罗国边境、到达两百公里以外了,何考是怎么徒步在那里与他们偶遇的?

    在境外几百里遇见曾鸿业也就罢了,他怎么又能“瞬移”回潇河镇救下小武?细心人只要一比照,就会发现时间与空间根本对不上。

    那么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何考便是隐蛾。

    李长老告诉他,要么祈祷曾鸿业和小斯就困在冰天雪地里回不来了,要么就想办法解决掉这个隐患……这活还得何考亲自干。

    事实证明,何考的活干得很漂亮!

    搞定之后怎么通知李修远呢,他们约定以狼烟为号。何考很纳闷,远在阿城的李长老,难道能看见毛罗国境内升起的狼烟?

    何考坐在山坡上,尽量离那堆冒烟的篝火远一点,免得自己被熏着。

    今個天真不错,一大早阳光明媚,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就是雪原中升起的一股狼烟有点煞风景……他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天空突然卷起一阵旋风。

    平常旋风都是向上的,而这股旋风却是倒着向下卷的,沿着烟柱从天而降,把浓烟给卷回来了,到了地面连着火堆一起扑灭。

    不仅火灭了,烟尘也不见了,变成了一地散落的黑灰。

    这肯定不是自然风,何考还从未见过如此惊人的术法,赶紧站了起来,只见一朵白云缓缓飘落,落到近前差不多有一间屋子大小。

    云烟分开,一名退休老干部模样的长者走了出来,右手中还拿着根一人多高的长棍。他脚踏实地后一招手,这朵云迅速缩小被其收入袖中。

    何考都看呆了,自从接触术法之后,便感觉世界变得玄幻,如今怎么又进化到仙侠呢?

    那人呵呵笑道:“你这股烟也放得太浓了,小心把边境巡逻的无人机给引来!”

    说着话他老人家又一招手,山坡上再度卷起一阵风,积雪将那片黑灰也全部盖住,这样在空中就看不出痕迹了。

    何考赶紧上前行礼:“见过谷长老,没想到来的是您老!”

    谷椿:“你认识我?”

    何考:“我见过您,去年在栖原的一家医院里。”

    谷椿:“是有那么一出……李长老去了阿城,江长老还在宗法堂盯着,也只有我能来。况且我身为地师,代表宗法堂监察天下术门、惩处败类,这本就是我份内之事。”

    何考:“您老辛苦了!刚才那是……”

    谷椿:“那是飞天神器一朵云,近代以来被惠明石家收藏。还得感谢你的揭发,惠明石家因作恶被铲除,此物又落到宗法堂手中,我暂借一用。”

    难怪谷椿能及时赶到,原来是有飞天神器一朵云。他老人家从李长老那里得知大致的区域,已经到了这一带,看见约定的狼烟信号便飞了过来。

    谷椿拔起了插在地上的那根树枝,上面还串着一只烤飞龙呢,此刻已经冷了。他老人家吸了吸鼻子问道:“这玩意好吃吗?”

    何考:“味道挺好的,我帮您加点调料,再烤烤?”

    谷椿:“一只不够啊,难道就我老人家一个人吃,让你在旁边干看着?”

    何考:“我再去弄几只。”

    谷椿:“这冰天雪地的,伱是怎么把它洗剥干净的?”

    何考:“我可以拿回自己家厨房弄。”

    谷椿:“那你去忙吧,其实这东西炖汤才好。”

    何考:“那咱们就烤两只、炖两只?”

    谷椿笑了:“差点忘了你是隐蛾,干啥还真是方便。”

    地师大人谷椿赶到,何考就轻松了,审问的事情就交给他老人家。谷椿说着话走进山洞,何考刚想出发去打飞龙,谷椿又转身出来问道:“你到底给他们下了多少药?”

    何考:“我也是第一次对付高阶术士,怕控制不住,份量重了点。”

    83中文网最新地址

    谷椿:“过犹不及,恰到好处才是火候崇正。你已有三阶修为,这个道理还不明白?”

    何考:“您老教训的是。”

    谷椿:“我是想说——他们啥时候才能醒啊!有没有办法再弄点解药?”

    何考:“这……我尽量。”

    谷椿:“先弄解药再炖飞龙。”

    何考只得先忙着去配解药,所谓解药也不可能完全对症,只是能让曾鸿业和小斯早点醒过来……然后又忙着去抓飞龙,回家炖汤。

    飞龙汤里加的,就是二大爷送的山货菌菇,那边汤炖上之后,又到这边来生火搞烧烤。

    何考可是忙得不轻啊,等谷椿审完了那两人从山洞里出来,洞口处已经支好了一张小桌,旁边放着两个凳子子,桌上的餐具布齐,汤钵和烤盘也摆好了。

    谷椿原本面色凝重,一看这场面就乐了,笑道:“驾云不喝酒、喝酒不驾云吗?”

    何考赶紧答道:“也不知您老想喝什么酒,所以还没上。”

    谷椿随口报了个牌子,何考转身没过一会儿就给拿来了,亲自给他老人家斟上道:“那两个家伙,都如实招供了吗?”

    谷椿:“又不是警察审案,说什么招供不招供。他们只是向宗法堂如实交待,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以及为何要追拿武岩骏。”

    谷椿首先审问的是小斯,先没把曾鸿业给弄醒。

    小斯的真名比较长也很拗口,所以还是简称小斯吧,他是常年往返东国境内的毛罗国人,父辈就是做边贸生意的,有时还干点走私之类的违禁买卖。

    曾鸿业平日也干点边贸生意,由此认识了小斯,传以术法将其收为弟子。小斯修习术法已有五、六年了,如今是三阶修为。

    小斯平日接触到的术士只有曾鸿业,从未在他人面前暴露过术士身份,一来是因为平时做的不少事不好见光,二来曾鸿业也警告过他。

    曾鸿业告诉他,各大术门禁止术法外传,尤其是严禁传授给他这样的外国人。假如被宗法堂发现了,不仅曾鸿业本人要受处罚,小斯更会被废去修为!

    小斯帮着曾鸿业干过不少脏活,比如仗着有修为在身,经常来回偷越国境,做很多违禁的事情。

    谷椿告诉小斯,他被曾鸿业骗了,术门宗法堂根本没有这种规定。

    然后他老人家又显露了一些手段,并给小斯上了点手段,斯于是就全交待了……具体是什么手段,反正没让何考旁观,何考也就没问。

    根据小斯交代,他们是早有预谋,提前在靠近边境的山林里布置了一个秘密营地,计划将武岩骏活捉后,就带到那个营地里,然后自有人来接手。

    小斯就是跟着师父来抓人的,不用管别的事,也不知道别的事,然而就是在活捉武岩骏时出了意外,居然让那小子给跑掉了。

    他们追到乌龙江边时,遇到了一场风雪,那个地方恰好离他们的秘密营地不远,于是赶到营地取了一些装备物资……然后就一连追了四天五夜。

    问罢小斯,谷椿又把他弄晕了,再弄醒曾鸿业接着问话。曾鸿业看见谷长老便知已无侥幸,问啥答啥,而且还交待了后事。

    曾鸿业只是想不通一件事,不过是设局对付一个武岩骏,谋划得这么周密,最终怎么会引来谷长老?

    难道这是一个陷阱,武岩骏是宗法堂故意放出来的一个诱饵,就是为了引某些人上钩?假如真是这样,那么托他办事的人,反而是害了他。

    他是死定了,那么也不能让害他的人好过。

    曾鸿业与武岩骏无冤无仇,以前也不认识,他这么做是受人所托。对方许诺了不少好处,并告诉他正巧有下手机会,因为武岩骏和叶语暄跑到伊美了。

    对方要求活捉武岩骏,并让武岩骏“合理失踪”。于是曾鸿业便找来师妹傅晓辞,两人商量好了一起设局。

    为什么要找傅晓辞呢?因为他们早就有一腿,不仅是男女关系还是搭档合作关系。

    当初修为尚浅时,他们就曾一起设局玩仙人跳,收拾过好几个为非作歹、为富不仁的黑老大,不仅大有收获且玩得十分开心。

    按照计划,他抓住武岩骏便将其押到秘密营地,通知幕后委托人来接手,然后就没他什么事了。他返回去可以声称,林海茫茫,也不知武岩骏逃到哪里去了。

    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一连这么多天,武岩骏还是没抓着……这些便是谷长老方才的审问结果,飞龙就酒,谷长老都告诉了何考。

    何考在心中暗叹,这帮术士可真会玩,明明很好的东西,都能被他们给玩出坏水。共诛令是为了保护全体术士,刚刚颁行,结果就被人用来设局构陷。

    术法难得,修炼有成更难得,却把心思用在这种勾当上。

    “是谁在幕后指使曾鸿业?”何考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

    谷椿意味深长道:“听说你给小武探讨了半天,分析得都很有道理。”

    何考:“那么我的猜测对不对?”

    谷椿:“你所有的分析几乎都对了,只有最重要的一点错了。幕后指使曾鸿业的人,是丹鼎门的一位前任执事,五阶知味人俞平舟。”

    见何考一时无语,谷长老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又问道:“竟然不是万钟乐,你是不是很失望?”

    83中文网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