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尸体认领书

    大西北荒漠。

    十万战兵齐聚,导弹飞射,染红千里山河。

    一辆悍马车驶向前方占领高地,炎国唯一的五星上蒋,四大蒋军之首的陈凌云下了车。

    一米八的身子站在那里,一身戎装仿佛为他量身定做。

    眉宇间透露一股英气,眉毛浓密而修长,如同两弯新月挂在深邃的眼窝。

    车上下来一个副手,用敬畏与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蒋军,还有三天我们就可占领这里,将敌对彻底抹去了。”

    陈凌云缓缓一笑,脸上浮现久违的笑容。

    “干的不错,通知兄弟们不可大意,继续进攻!”

    “是!”有力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有所松懈。

    “报!”一个头戴钢盔,肌肤黝黑的战兵手持一封信件跑来。

    洪亮道:“报告蒋军,这里有你一封信。”

    陈凌云从他手中接过信封,亲手拆开。

    尸体认领书!!!

    几个血淋淋的大字映入眼帘。

    见到这几个大字的陈凌云大脑轰鸣,如被天雷不断轰炸。

    他预感到了什么,急忙观看信件内容。

    尸体认领书:死者苏迎雪,二十六岁。

    死因1;四肢被打断,肝胆肺肠胃全部破裂大出血。

    死因2;落入水中窒息死。

    统领百万战兵的陈凌云见到这几行大字时,只感天旋地转。

    他的手在猛烈颤抖,无法呼吸,情绪激动。

    “老婆啊!”

    陈凌云身子蹲下,双眼布满血丝,如一头发狂的猛兽。

    三个月不见,竟然与妻子阴阳相隔。

    而且妻子还死的如此惨。

    “谁干的啊?”陈凌云双目殷红。

    副手感觉出了事,大气都不敢多喘,死死看着陈凌云。

    气氛在这一瞬间降到一个冰点。

    陈凌云身躯颤抖,脸上煞白。

    下一刻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撕裂苍穹,直逼九霄云外。

    “传我的命令,马上调动战机返回江北。”

    “快快快!!!”

    很快,一架战机从大漠军用机场起飞。

    陈凌云坐在急速穿梭的战机上,他吼声不断,吩咐赵亮加速驾驶。

    “蒋军,速度已经到达最快,不能再快了。”赵亮不断擦去额头冷汗。

    他感受到陈凌云此刻的焦虑,一踩油门,将速度来到一个临界点。

    若是继续加速,战机燃油消耗太快,将有坠机危险。

    陈凌云没有回应,他的思绪被拉回到五年前。

    五年前,他本是燕京陈家豪门,本是继承人的他迎娶了江北第一美女苏迎雪。

    爱情事业双丰收,羡煞旁人,不久后一场精心谋划的计谋,打破了他现有生活。

    家族继承最大对手,陈凌云大伯陈洛灵做出他不是陈家人的假象。

    做出假DNA检测报告,这份报告交到老太太手中,自然勃然大怒。

    陈凌云年幼时父母因为意外死去,老太太在陈洛灵的阴阳下,将陈凌云当成扫把星。

    给陈家带来了厄运,一怒下将其赶出陈家,冻结他银行卡,剥夺他继承人的身份。

    没有了陈家人身份,丈母娘一家各种瞧不起陈凌云,处处阴阳他,刁难他。

    可他都不在乎,只要妻子苏迎雪喜欢自己就行。

    五年里,他私下打造出百亿的镇国集团,还成为军中高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镇国蒋军。

    直到三月前,燕京一通神秘电话打来。

    陈凌云连夜换上戎装,赶往大漠战场,直到不久前收到这封信。

    不知不觉中,他已泪流满面。

    打开三月没开的手机,妻子苏迎雪打来无数电话,发来无数短信。

    他一条一条的看,已泪眼婆娑。

    “凌云你在什么地方?就因为妈打了你一巴掌,你就不要我了吗?”

    “呜呜呜,妈知道错了,凌云你快回来,我想你了。”

    “一个星期了凌云,我喜欢你给我做的饭菜,我胃不好需要调理,我喜欢你给我熬粥,可你究竟去了哪里?”

    “凌云,没有你的日子我好不习惯,我最近常常失眠,工作经常走神,奶奶骂我大伯他们骂我,连爸妈也骂我,我好委屈啊!”

    越看到最后,陈凌云越能感受到妻子的无助,透过文字都可以感觉到当时的疲惫。

    “凌云,你走半个月了,我想你女儿也想你,我今天感冒了,妈非要我去上班,导致我出了车祸,到处是撞伤。”

    “你走一个月了,凌云你还要不要我啊?今天爸妈让我去给你销户,然后和你离婚,我不愿意,他们打我骂我,连女儿小囡囡也一起打,呜呜呜我该怎么办?”

    “两个月了,你是不是死了?不然为何不回我电话?今天爸妈介绍的对象来了家里,是个富二代家里有权有势,一直用那种很恶心的眼神看我,呜呜呜,我好嫌弃他!”

    此时此刻,苏迎雪已经绝望。

    陈凌云好后悔,早些看到这些短信就不会有这事发生。

    国事大于家事,他,走不开!

    最后一条语音两天前发出,很长,有一分钟。

    陈凌云手指颤抖的按下播放键。

    “三个月了,我对你彻底死心,你既然不要我,那我也不想活下去了。”

    “给你销户不成功,爸妈收了对方一千万彩礼,要在今晚和我强行结婚。”

    “完了完了,他们家来人了,凌云你放心,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那个恶心的人。”

    语音到了这里便没了下文,陈凌云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但与老婆的死肯定脱不了关系。

    他想知道要娶自己老婆的人是谁!

    看着手机里妻子的照片,陈凌云轻轻抚摸。

    是结婚时候拍的婚纱照,他保存的很好。

    “报,蒋军,燕京打来卫星电话,接还是不接?”赵亮洪亮的声音传来。

    “接!”陈凌云脸上无表情,他猜到了什么。

    赵亮按下一个红色按钮,很快战机广播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

    “陈凌云你个混蛋,你家里的事情我知道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这么回去置边境于不顾,可知道有什么后果?”

    “我现在以东厂长官的身份命令你,马上掉头返回大漠,等彻底击败敌对再说!”

    呵斥声带着雷霆之怒,像是要把云层震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