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淡水问题

    人家炒的是楼,我炒的是海岛,如此而已。

    “计划就是这样,你是项目负责人,所有的事情都归你来做,不过呢,你还得先给我弄一张合理的布局图,这儿有七座岛,先规划两座。”

    “啊?你让我设计工程图啊?这我可不会。”

    “既然生意可以招别人来做,那为什么工程图不能悬赏呢?拨给你钱,你得会花。”

    画好海岛的分布和岛上细节,再加上航拍照片、视频,找专业人士来做规划,那是小菜,钱我花的起,只要规划的好就行。

    看到韩琪有了斗志,那副蔫吧样子就没了,我就喜欢看她活泼一些。

    “韩琪,我很想看你穿一次老师的衣服。”

    “老师的衣服?干嘛?”

    唉,我靠,是我想多了,我想到了电影里的老师片段,她穿起来一定很有范,拿着教鞭,穿着白衬衫、黑外套,加个超短裙,绝对的极品啊。

    我们沿着海边散步,不知不觉,一整圈都转下来了。

    我和她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总会碰到彼此的肩膀。

    夕阳余晖下,我触摸着她的脸,很想做点什么,可是……我是不太混蛋了么。

    人家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要是我上手了,那算怎么档子事啊。

    就为了一时欢愉么。

    单身也就算了,我现在身边不缺女人,所以不能胡来。

    “你脸上有东西。”

    我故意这么说,松开手:“那什么,岛上我会给你预留一块宝地的。唉?你爸现在住院,钱交够了么?”

    “我舅舅垫付的医药费,我舅舅是开酒庄的。”

    “嗯,有朝一日,这片海域的名气会很大,各种特产、秘方。”

    好的想法是聊出来的,一个人的脑子空想,除非是顶级天才,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不然,还是老老实实开会讨论吧。

    我俩探讨的结论就挺好,晚上进她的屋子,就一张床,打地铺也不合适啊。

    韩琪无助的站着:“嗯……你真要住这儿?”

    “啧,地方小了点儿啊,要不咱俩睡一张床?”

    她清了清嗓子:“你太凭了,要不你睡,我不睡了。”

    简单的挑逗,我看出来,韩琪比杨月还要腼腆,不过再腼腆的女人也有一个通病,一旦身体给了某个男人,她们就更加专心,开朗的女人,通常很难留得住心。

    那晚,我俩都没睡,我佩服韩琪能在这地方待着,因为不能洗澡,太热了。

    海水弄到身上,感觉是很不爽的,解决水问题是当下最要紧的事。

    “明天我就联系人,弄海水淡化器过来,接上自来水,还有热水器什么的,这地方每天不洗澡可不能过,太难受了,连个蚊帐都没有。”

    我们一直坐到天明,谈的全是规划,她口若悬河,越说越认真,我则欣赏她的美貌和身材,多少次,我都憧憬着和她在一起的特殊画面,她应该没察觉到。

    疲惫了一夜,到了天明时分,我居然还顶着裤子,索性是坐在床上的,二人玩着扑克。

    “唐兴,我该去做早饭了,待会儿工人醒了要喝粥。”

    第2/2页)

    她去忙了,我正好躺下休息,一觉醒来——下午三点,人真是不能熬夜啊。

    韩琪也睡了,打地铺的,蜷缩在地上,发出轻轻鼾声。

    毯子没盖好,可爱的美腿……

    奶奶的,我越来越不像话了,能对一个真诚的人胡思乱想么。

    帮着盖一下还是可以,过去伸手一盖,不想她在这时候翻身,手指被她给压着了。

    我用力一拽,都有点疼,只能说,她的腿劲很大。

    身上太难受了,我得去船上洗个澡,顺便解决一下自己的压抑感。

    这儿唯一能洗澡的地方,就是船了,船不大,但有单独的淋浴间,我特地买的两个淋浴间的船,二手货改装的。

    洗过澡,神清气爽,我也有功夫来把昨天的设想给记录下来。

    同时给杨月打电话,让她联系做设备的人过来,解决一下淡水问题。

    结果被狠狠打脸,杨月说我无知,岛上要装海水淡化设备,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工。

    另外我买的七座岛,其中有四座岛都有淡水湖泊。

    所以我二了,现在做的那个工程……是韩琪让人弄的,岛上没淡水。

    我无知啊,还好是给杨月打去的电话,要是直接打给设备公司,会被笑掉大牙。

    赶回韩琪那边,我让工人们全先停了。

    这边肯定是要开发的,但水资源淡化是第一步,没有淡水的情况下,还是先考虑在有湖泊的岛屿整活。

    幸亏过来了解一下,不然全做无用功。

    晚上我把韩琪带回城里了。

    “你用不着一直盯在那边,做饭的事有人,我也不是没安排厨子。”

    “那个……对不起啊,我没考虑用水问题,坑了你。”

    “小事,这不才刚刚开始么,能坑几个钱,最多是点施工费,这点钱我还花得起。”

    人一破产,自信心就不在了,现在再怎么改变,也少了曾经的灵气。

    我说的灵气,是源自女人内在的气质,不是只聪明不聪明。

    我们在路边吃了点东西,一直送她回家,而后又到公司。

    来到公司楼下,看到高层上的灯还亮着呢。

    “唐总,您回来了。”

    保安老刘顺着我的视线朝上面看:“是何总监,她一直忙,还没走呢。”

    “何敏?”

    不会还忙东城那些账吧,都多少时间了,大晚上的不回去睡觉,明天是不是没日子了。

    我办公室的这层楼,楼道里的灯全亮着,财务室的门开着,玻璃壁里外透亮。

    就她一人,居然不穿外套,热火朝天的干仗,连空调都不知道开么。

    我在窗外观望,何敏脸色很差,身材肥沃,满身是汗的,晶莹剔透,好像汗液都会呼吸了。

    正要进去,她手机震动,何敏接通。

    “喂,静心,我还没下班呢,唐兴那个混蛋让我做账,踏马的,这孙子肯定是故意的。累死我了,空调还坏了……唉,老板交代给我的事,我现在还没个着落呢。”